在过去四周时间里,OpenAI创始人Sam Altman可能正在进行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商业政治行动。

他把北半球所有的主要国家都跑了一遍,包括以连线方式出现在智源大会上。

用Altman自己的话来说,它希望通过这场环球旅行见到更多的开发者。与此同时,“也希望聊一聊政策制定者”。

Altman属实谦虚了。

在过去两个月时间内,据品玩不完全统计,Altman见到的“政策者制定者”,可以列出长长的一份豪华清单:

欧盟主席冯德莱恩、英国首相苏纳克、法国总统马克龙、德国总理朔尔茨、西班牙首相佩德罗·桑切斯、日本首相岸田文雄、韩国总统尹锡悦、印度总理莫迪、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、以色列总统赫尔佐格、阿联酋总理马克图姆等等。

Altman行程并没有结束,截止发稿时,他还将陆续到访印度尼西亚、新加坡和澳大利亚。

如果你点开Sam Altman的推特中,立马会发现满屏都是笑容可掬的各国领导人正在与Sam Altman亲切交谈。恍惚之间,人们大概会以为G20提前开幕了,主办方变成了OpenAI。

“AGI政治家”奥特曼?“AGI政治家”奥特曼?

你在这场由Altman推特举办的大模型G20峰会上,你甚至可以看到不同国家对于OpenAI和AGI浪潮的微妙态度差异。

比如,欧盟主席冯德莱恩与Altman并立,文案主打的是一个坦诚与信任;

韩国与以色列显得热情洋溢。以色列总理赫尔佐格则主动将双手搭在了这个85年“小伙子”的手上,给人一种友善坚定的感觉——赫尔佐格甚至请GPT帮它拟了一部分讲话稿;

英国首相苏纳克选择将Sam Altman隐入大佬的圆桌里,俨然一副攒局者的姿态;

而今年4月份火遍国内的马克龙摄影团队,不负众望拍出了“审视感”的大片风格,基本可以提前预定“接见Sam Altman推特摄影大赛(总统组)”的冠军。

在人类历史上,或许很少有人能像Altman一样,仅以企业家的身份,在极短的时间内获得大量的国家领导人的接见。上一个解锁这样成就的金主,大概只能是罗斯柴尔德这样的“都市传说”。

乔布斯和马斯克都不能望其项背。

究其根本,在过去6个月的时间里,AGI已经成为了西方社会里很重要的社会议题。而围绕AGI方方面面的讨论,无论是社会情绪还是学者的讨论,都已经逐步产生分歧。

而这次领导人排队接见Altman,本身就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——它代表着AGI话题正式跻身成为西方政治世界里的核心议题之一。

这是一种必然。

一方面,西方社会已经对AGI的存在“预讨论”了几十年,对AI灭亡人类的恐惧刻在了很多人的基因里。毕竟就连Altman自己创立OpenAI的初心,都是“防止人类被AI毁灭”。

另一方面,AGI本身触碰了西方社会的最核心社会议题:就业与社会保障,即分配问题。

而分配又能同时引出了一系列话题,例如人与公司的关系是否会被颠覆(会否出现集权公司)、贫富差距是否会变大、是否有人会被彻底的工具化乃至被AI抛弃。

类似的讨论情绪从工业革命以来就被滋养。而这个压抑了数十年的情绪堰塞湖,如今终于被倾泻在了Altman的头上。

更大胆一点地说,AGI或许将继环保议题之后,成为未来西方政党争论下一个的长期话题。而与Altman会面,便是政治人物表达其对AGI议题关切的一种方式。

但由于AGI问题在短期难以达成共识,因此围绕AGI的监管、产业、就业的讨论,也将进一步分化成激进、中立和保守的派别,引发长久而激烈的讨论。

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与其说Altman得到了荣光,不如说他被迫卷入了浩瀚的社会议题辩论。而作为潘多拉魔盒的开启者和拥有者,与包括领导人在内的广泛的西方社会讨论对话,是其必须面对的一项功课——

尤其当4月份时,OpenAI连续出现了信息安全事故时,这种对话就显得更加必要。“AGI政治家”奥特曼?

Altman在UCL里演讲,学生在外面抗议|图源:网络

因此与其说是一次出访,不如说它更像是一场“美国大选”,其议程安排甚至比美国大选还要紧凑。

Altman不仅跟政治家访谈,他此行见了大量的开发者(“AGI党”的“基本盘”),而选择的对话地点往往都在当地顶尖的大学进行——altman试图通过这一轮影响力输出,给政治家展现AGI的社会潜力,同时去影响国家内部顶级的知识分子群体,从而在社会意识形态方面达成初步的共识。

而在地理时序方面,Altman对国家的选择和顺序也非常讲究,基本都是有相当区域影响力的头部国家。它们要么是未来政策的影响者、要么是未来产业的买单者,顺序则大致遵循了欧盟→中东→亚洲的地理位置顺序。

欧盟是经济价值最高“选区”,但是保守主义的氛围也最浓烈,几乎是全球最早提出要暂停AGI发展的政治实体。

其次是中东。以色列与硅谷的关系一直很好,属于中东的科技卷王。阿联酋与卡塔尔等石油国则在进行科技转型,希望抓住这次科技转型机会。阿联酋投入巨资研发了falcon-45B,在5月甚至力压Meta拿下了最强开源大模型的称号。

最后,亚洲人口密集、反对声音相对平静,存在大量的应用落地场景和深厚的半导体基础。

这三个地区也大致反映了不同地区对于AGI的核心关切——

欧洲更关注的是理念,确保AGI合规向善,不至于毁灭人类和人类的饭碗;

中东更需要的是产业,确保AGI繁荣背后的科技产业能力落地,帮助其获得后石油时代的经济能力;

亚洲更需要的是故事,AGI的广泛应用目前可以带来什么样的效率增量,来实现社会经济发展的弯道超车。

因此,在时间日程安排上,Altman在中东地区的访问其实是最短暂的。Altman在中东的行程,可以在一天之内跑三个国家地区之多。但在欧洲,Altman则来来回回待了十来天。亚洲虽然是压轴,但他的时间投入也并不比欧洲逊色。

而在不同地区,Altman的“指导内容”其实也有差异。

在欧洲,他经常回答文明级的问题。他会轻巧地回避那些沉重的问题,甚至故意提出针锋相对的观点来挑战过去的认知。

比如在UCL的对话中,Altman旗帜鲜明地表示,由于AGI将带来大量的生产力资源,因此“AGI可以推动人类社会更加平等”——但他在推web3项目的时候,还认为AGI有可能掠夺人类财富的。但类似的表态可以缓解工党方面的火力输出。

而在印度,Altman公开表扬了印度用户对GPT的热情很高,同时表示AGI可以帮助印度改善自己的政务服务、改善公民生活质量——这正好暗合了莫迪的基本盘政策。

在与韩国的对话中,Altman则希望其发挥在芯片方面提供支持,强化韩国在半导体的领导地位。

乍一下给人感觉的是:AGI全球一盘棋,而Altman正在赶赴全球各地部署工作。但仔细一看,奥特曼其实都懂事地扮演了各国领导人的嘴替。

拍马屁于无声处。

因此Altman很清楚自己处在一条钢丝线上,他需要小心地通过雷区,来保证OpenAI的发展。因为对于OpenAI来说,最大的利益便是监管的放行——而只有合规的监管道路落地,才能落下AGI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而这次横跨欧亚大陆的“握手之旅”,或许只是这位“AGI政治家”的开场秀。

发评论,每天都得现金奖励!超多礼品等你来拿

登录后,在评论区留言并审核通过后,即可获得现金奖励,奖励规则可见:查看奖励规则
暂无评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