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大手笔裁员21000人后,Meta进入降本增效的2023年,但AI团队却需要继续“扩张”。

  4月5日,Meta首次对外宣称,将在2023年年底推出AIGC的商业化落地产品,预计将与OpenAI的大语言模型形成竞争。同日,该公司又发布了“AI抠图”模型Segment Anything,用户惊呼其将加码“元宇宙”内容的生成。

Meta入局来势汹涌 “生成式AI”引发技术争鸣

  Meta加入AIGC浪潮,来势汹涌。它和大语言模型的“针锋相对”、在“元宇宙”上的持续投入,都令这个AI玩家独树一帜。

  加入AIGC浪潮

  “我与扎克伯格、首席产品官Chris Cox,都对AI投入了大部分时间。”4月5日,Meta首席技术官安德鲁・博斯沃思(Andrew Bosworth)对外表示。不少人也留意到,也许正是因为上述原因,Meta近期对AIGC加速了布局。

  这似乎是一种喊话。自从2021年10月振臂高呼进入“元宇宙”时代以来,Meta因其“非主流”的科技策略,遭到资本市场和消费市场的“嫌弃”。如今在AIGC浪潮中,它不甘继续做一个“边缘者”。

  博斯沃思表示,预期今年(2023年)年底将见到技术的商业化落地结果。据市场猜测,Meta或将把“生成式AI”用在广告业务中,这很可能将挽救Meta的财务报表。

  Meta是“社交网络”创始鼻祖,它一直以旗下Facebook、Instagram等社交平台上的广告位为营收靠山。在2022年,Meta的广告收入高达1219亿美元,这几乎相当于该公司的全部年收入。然而,这项业务也是脆弱的,随着短视频网站“野火燎原”,Meta在全球网络广告上的市场占比正在节节败退。

  “生成式AI”可能给网络广告带来业务形态革新,例如广告商可以用上更丰富的工具来制作广告内容。博斯沃思举例称,广告商可以命令AI“为我的公司制作适合不同受众的图像”,而不是在广告活动中始终使用同一张图片。与此同时,这样多元化的内容也无需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。

  AI也可能是Meta继续发展“元宇宙”业务的一枚棋子,它可能会在内容生成上发挥重大作用。4月5日,Meta发布了一个图像分割模型,称为Segment Anything,被一些尝鲜的用户通俗地称为“AI抠图神器”。“未来可以用到AR眼镜上,或者利用蒙版帮助3D模型输出。”一些尝鲜的用户在网上评论道。

  博斯沃思则表示,“过去要创建一个 3D 世界,需要学习海量的计算机图形学和编程知识。但未来,你可能只需描述你想要创建的世界,就能让大型语言模型帮你生成。这使得更多人更容易接触到内容创作等领域。”

  技术争鸣愈演愈烈

  Meta高调加入AIGC,也反映“生成式AI”的技术争鸣愈演愈烈。目前,Meta仍然希望维持自己“AI领军者”的角色。

  从2013年开始就致力于AI研究的Meta,在近几个月“ChatGPT狂热”中日子并不好过。虽然明明更早发布了基于大语言模型的对话机器人,但Meta不像OpenAI那样“走运”。

  早在2022年8月,Meta领先行业发布了一款基于大语言模型的聊天机器人BlenderBot 3。然而,这款机器人没有得到公众的喜爱,人们记住的更多是它对Meta及扎克伯格发起的疯狂“吐槽”。分析而言,这可能是因为有一些人用这样的“喂料”去逗弄机器人、训练了它的输出内容,但也反映了大语言模型在“事实准确性”方面的脆弱。

  随后在11月,Meta又推出了专门为科学研究设计的对话机器人Galactica,它可以生成论文、生成百科词条、完成化学公式和蛋白质序列等多模态任务。然而不幸的是,Galactica也遇到了和BlenderBot 3一样的命运,在上线短短三天之后就被撤下。同样,公众指责它有“事实错误”。

  目前带队Meta AI研究的,是法国科学家、图灵奖获得者Yann LeCun。他对于OpenAI的走红十分“不忿”,近月来多次公开向GPT模型“开火”。

  今年1月,Yann LeCun通过一次网络会议批评ChatGPT“没有底层技术的创新”,而只是“组合得很好”。

  1月28日,他又在自己的个人社交媒体平台上发文称:“大型语言模型并没有物理直觉,它们是基于文本训练的。如果它们能从庞大的联想记忆中检索到类似问题的答案,他们可能会答对物理直觉问题。但它们的回答,也可能是完全错误的。”

  2月4日,LeCun再次发文,直言“在通往人类级别AI的道路上,大型语言模型就是一条歪路。”他解释称,依靠自回归和响应预测下一个单词的大语言模型是条歪路,因为它们既不能计划也不能推理。

  综合而言,Yann LeCun认为,人们现在连“猫猫/狗狗级别的AI”都还没能开发出来,更不用说是模拟人类的AI。“要知道,连一只宠物猫都比任何大型语言模型有更多的常识,以及对世界的理解。”他称。

  也正是出于以上的“学术争议”,Meta目前在生成式AI上正走着一条和GPT不同的道路。今年2月24日,Meta公布了自己的大语言模型LLaMA(Large Language Model Meta AI),旨在推动大语言模型领域的小型化、平民化研究。

  扎克伯格就这款产品宣称,LLaMA和OpenAI的ChatGPT、谷歌的Bard不同,LLaMA并不是用来聊天的,而是一个研究工具。他特别提到,Meta希望大家可以通过LLaMA解决大语言模型一直困扰大家的一些问题。这句话反映了Meta在生成式AI上和“大语言模型”的针锋相对。

  和轻装上阵的OpenAI相比,Meta这样的科技巨头在技术革新上显得有些束手束脚。然而,它毕竟选择勇敢下场应战AIGC浪潮,这将给这个领域带来更多的技术争鸣和产品机遇。
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发评论,每天都得现金奖励!超多礼品等你来拿

登录后,在评论区留言并审核通过后,即可获得现金奖励,奖励规则可见:查看奖励规则
暂无评论...